革命伴侣的党员本色

发布日期:2019-11-15 14:51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     “我们退休多年,每天帮社区群众清洗厕所、打扫卫生、清理绿化带垃圾,只是做了些应该做的事情。”日前,在义马市朝阳路街道办事处红土坡社区,记者遇见了正在社区打扫卫生的黄银水、黄秋琴夫妇。黄银水满脸笑容地说,他的党龄整整70年,与新中国同岁,妻子也是有着65年党龄的老党员。

  说起这对革命伴侣,在义马几乎家喻户晓。

  黄银水1932年出生于安阳县。哥哥黄景秀15岁参军,在太行山一带担任抗日游击队队长,后因叛徒出卖,英勇就义。上级派人来村里给他哥哥开了追悼会,并立碑纪念。年仅14岁的黄银水受哥哥影响,义无反顾地来到安阳县大队,担任机要通讯员,投身革命工作。当时安阳县属于敌占区,日常与解放区的联系只能靠送信维持。他利用自己还是个孩子的身份打掩护,把机密信件藏于身上,多次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。

   1949年,17岁的黄银水加入中国共产党,更加坚定地投身于党的伟大事业中。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,他积极报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。作战期间,他参与过营救首长行动,多次完成侦察敌情的任务,先后4次受伤。一次在侦察敌情时,黄银水被敌机投下的炮弹碎片击中,有的碎片嵌入脑部,因伤情较重,被送回国内石家庄医院救治。经医院认定,黄银水的伤残等级为一级,并有可能失去记忆力。

  “后来他的伤是在黑龙江治好的,至今还有影响,因为他失去了部分记忆。”黄秋琴回忆道。黄银水指着左腿肚说:“这里有子弹穿过的痕迹,右手手指也有几根不能动,记忆力不好,但我能活到现在已经很知足了。”

  黄秋琴的父母都是地下党员,舅舅、姑妈都在为革命工作。她说:“我小时候不知道父母是做什么的,他们总是没有时间照看我们兄妹。有人来我家找我父母时,要么摸摸自己的耳朵,要么扯扯自己的衣角,然后父母就出门了。长大了我才知道,那是地下党员的暗号。”1954年,黄秋琴光荣入党,后与黄银水相识、相知、相恋,走到了一起。

  战场上的厮杀声终究已经远去,黄银水在和平盛世中,仍不忘党员职责。朝鲜战争胜利后,黄银水被分配到石家庄某部通信工程学院工作,他踏实肯干,多次受到表彰,并荣立三等功1次。

  后来,黄银水复员到安阳县矿务局工作不久,又转入义马工作。1956年,他参与了千秋煤矿的建立,并参与第一口井的打造,为当地带来了财富。其间,黄秋琴因为生病,需要20多万元的手术费,他们宁愿借遍乡邻,也未曾向国家张口要过一分钱。直到2018年,他们才将这笔钱还清。

  在黄银水家里,记者看到一只“老古董”搪瓷杯,上面赫然写着“赠给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”。黄银水又拿出一个泛黄的塑料袋,里面装的可都是他珍藏多年的宝贝。他小心翼翼地把各种勋章取出来,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,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他对着黄秋琴说:“军功章有我的一半,也有你的一半,谢谢你多年的支持。”

  虽然青春不再,勋章和证书也有些泛黄或褪色,但是无法掩饰它们的光芒,也无法改变这对革命伴侣对党赤诚的信仰。

  黄银水夫妇退休后,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,自掏腰包购买各类清扫工具,风雨无阻,为社区打扫文化活动广场和厕所,从未中断。

  汶川地震发生时,他们在收入微薄的情况下积极捐款;南方遭受水灾时,他们贡献了自己的一份爱心;每逢乡里的集会,他们把自己的退休金拿出来给乡里人搭戏台子。此外,他们还为上不起学、治不起病的人累计捐款2万余元。

 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,他们虽然年迈,但内心深处,却时刻记着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。(郭远庆)

(来源:三门峡日报)


扫描二维码在移动设备查看
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

分享到:
0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